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(1/2)
唐朝贵公子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陈正泰只能很无奈对三叔公道:“三叔公,侄孙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  三叔公叹了口气,虽然他看着陈正泰极力想要解释,可他终究还是摇摇头:“也罢,也罢,老夫不掺合,这是你的事,你当家嘛。”

  虽是这样说,却颇有几分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颓唐。

  捏着他仅剩下的几根花白胡须,摆摆手:“去吧,去吧。”

  时间却也不容耽搁了,圣驾一到,陈正泰便立即去接驾,大家都不含糊,直接将让你带到了二皮沟的一处开阔处。

  到了这里,便见此处已有许多人排列好,一艘新的飞球早已充盈了气体,悬停在半空。

  这飞球很大,毕竟是耗费了重金所造,当然……这玩意也只能飞,想要再多一点功能,便有些天方夜谭了。

  这在陈正泰看来,不过是利用了热气球原理,然后堆砌出来的粗制滥造版,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,却足够震撼了。

  李世民在这热气球边,背着手转了很多圈,啧啧称奇之余,不由道:“正泰,这东西真能上天?”

  陈正泰笑意盈盈的道:“恩师,真的能。”

  “火药呢?”

  “火药在飞球上,用以投掷。”

  李世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,道:“飞起来给朕看看。”

  “诺。”

  陈正泰应下,李世民身后的太子李承乾便兴冲冲的道:“儿臣上去。”

  李世民却是回头瞪了他一眼,大抵的意思是,你还想断一条腿嘛?

  李世民面上的意思太明显,李承乾便不吱声了。

  反倒陈正泰有些尴尬,他不敢上去啊,他恐高的好吧!

  于是陈正泰忙道:“程处默经验丰富,让他带人上去,恩师难得来二皮沟,学生几日不见恩师,如隔三秋,只恨不得时时刻刻伴在恩师身边。”

  站在太子身后的,乃是东宫右庶子孔颖达,孔颖达看着陈正泰,越看越觉得像奸臣,特别现在又听到陈正泰那些奉承的话语,他眯着眼,一副不屑于顾的样子,咳嗽道:“陛下……”

  李世民回头:“孔卿家?”

  孔颖达道:“臣若是数日不见陛下,定当不会有如隔三秋之念,因为臣与陛下没有私情。有的不过是君臣之公义,倘若君臣之间,以私情相交,臣恐长此以往,陛下治天下时有了私念,因私废公啊。”

  他说的堂而皇之,大义凛然。

  “所以在臣看来,君臣之交,只要君王器重臣下,臣子忠于君王,愿赴汤蹈火,继之以死就可以了。”

  李世民喜欢听人谏言,心里不禁想,这孔卿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  陈正泰站在一旁,又尴尬了,但是他很快便又打起了精神:“这样说来,孔公可以为了陛下赴汤蹈火,继之以死了?”

  “当然。”孔颖达下巴微微抬起,傲然道:“此乃为臣子的本份。”

  陈正泰顿时乐呵呵的笑了,连忙拱手道:“佩服,佩服,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和我一样效忠君王的人,孔公既然不怕死,来来来,就请孔公代天子上飞球,升天一游。”

  孔颖达:“……”

  陈正泰继续道:“孔公啊,你想想看,恩师是极想上这飞球,看看这壮丽山河,体验体验这飞天的快感的。只可惜恩师毕竟是九五至尊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这可如何是好。孔公一身正气,对恩师忠心耿耿,让孔公代陛下上天,这很合理吧?来来来,大伙儿……别愣着,快请孔公上天。”

  孔颖达觉得自己的两条腿有些发软了,他张口想说点什么。

  倒是李世民体恤孔颖达:“他毕竟年纪老迈,若是有什么危险……”

  “恩师……”陈正泰正色道:“太子也曾上过天,现在不也是完好无损,孔公的性命难道有太子尊贵嘛?恩师且放心,死不了的。若是死了,学生愿全额付给丧葬费。再者说了,学生久闻孔公做的一手好文章,其实学生的本意,是希望上天时,能有一位文采斐然的文士,亲眼见证这一日,而后写下锦绣文章,也好传至后世,让后世人知道,恩师今日观摩飞球升天,是何等的感受。”

  李世民一听,还能传到后世啊?

  他就喜欢这样能传世的文章,当然这个文章里有自己的身影就最好不过了!

  李世民笑容更浓了,道:“如此……也好。”

  孔颖达下意识地看了那热气球一眼,整个人都打了个冷颤!

  升天?老夫不想升天啊,老夫……一大把年纪了,要是掉下来,就直接散架了!

  可陛下已经点了头,他想拒绝,偏偏又发现好像一点理由都没有!

  你说你害怕,可你刚才不是说你可以为陛下去死的嘛?现在没让你去死,只是让你上飞球而已,你说摔死了咋办,可人家太子也上天了呀,太子都摔不死,你怎么就会摔死?

  程处默等人正激动的想要演示呢,一看这孔颖达磨磨蹭蹭的,就不耐烦的上前拉扯着孔颖达道:“快,快,赶紧上天,待会儿要起大风,到时可就有危险啦。”

  孔颖达一步三回头,被人连拉带拽,直接塞进了藤筐里!

  他扶着藤筐,见李世民、李承乾和陈正泰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。

  身后文武百官,有兴致勃勃的,也有指指点点的,当然……也有人心里不禁后怕,好险,好险,还好刚才没有多嘴,如若不然,也跟着上天,这就真的九死一生了。

  此时……已有人割断了缆绳。

  充盈了气体的牛皮帆布早已鼓起来,随即……乘风离开了地面。

  孔颖达只觉得大地开始与自己剥离,而后离地面越来越高,越来越高……

  他已浑身汗毛竖起,脸色越来越苍白,突然道:“我要下去,老夫要下去。”

  “你下去,下去呀。”程处默显得很轻松,身后几个士卒也是乐呵呵的样子!

  说实话,天上挺无聊的,现在这里多了一个孔颖达,反而平添了有趣。

  孔颖达又恼又惊的嚎叫:“老夫要下去……去……去……去……”

  地面上的人,只隐约的听到了去……去……去……

  李世民皱了皱眉,忍不住问:“去什么?”

  陈正泰下意识道: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……”

  李世民听了诗词,不禁若有所思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陈正泰一眼。

  陈正泰显然对此浑然没有意识。

  却不妨……李世民身后的房玄龄、杜如晦、虞世南等人一时竟是恍惚,心里竟下意识的推敲着这番话,更是无意识的开始想着,后头应当如何续接。

  陈正泰念出的,不像诗,只是这长短句念出,却极有韵味。

  程咬金等人则在一处欢呼起来,程咬金骄傲的大呼着道:“你们看,你们看,我儿又上天啦,哈哈……”

  秦琼、李勣、尉迟敬德等人纷纷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  甚至有人欢喜道:“好世侄啊。”

  程咬金高兴得不得了,昂首挺胸,此刻宛如沙场上的大将军,他朝陈正泰招手:“陈世侄,你这飞球了不得啊,有了这样的飞球,将来我大唐将士们刺探、奇袭,都有大用。哈哈,竟能上天,了不起,了不起,老夫来问问你,这飞球可有什么坏处嘛?”

  陈正泰翘起大拇指:“程将军果然是老将,真是了不起,兵法上说,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而程将军看到了飞球的优点,便会想去了解飞球的缺点,可见程将军实在是心思缜密之人,若说缺点,倒是有一个。”

  “来,你说说看。”程咬金眉飞色舞,他觉得陈正泰越来越顺眼了。

  陈正泰叹了口气道:“唯一的美中不足,就是可能降落的过程,会有点失了准头。”

  程咬金不解地问:“嗯?失了准头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  “大抵就是,下降基本靠摔,至多也就是悬停在十几丈上空,等失去了动力,便自天上快速跌落下来,不过放心,那藤筐能有缓冲的,而且还预备了被褥护住全身,不只如此,下降
为您推荐